小荡货好紧好爽h护士: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娇喘

情感隐私 41512℃

当秦羽知道叶子青为自己做了这一切,他怎么能不感动呢?

当他在门外的时候,听完赵东的话,他的愤怒上升到了高潮。

但他并不急于进攻。

赵东此时也转过身来:“叶总,这是你的人吗?”

赵东也上下打量着秦羽:“但看起来不像叶总!”

虽然赵东的话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差不多...

秦羽是叶子青抬起的一张小白脸。

叶子青听到里面的意思,秦羽也听到了。

但秦羽只是平静地笑了笑:“是的,我是紫青的男人。”

话音一落,秦羽大步走向会议室,坐在了叶子青刚刚坐上的主位上,顺便点燃了一支烟。

“赵东,过来坐下继续说话”

赵东微微蹙眉。

他从秦羽的气势上看出,对方似乎不是一个普通的小白脸。

无数读过他的人,只有通过秦羽的举手投足间的轻松自如,才能感受到他的自信。

不过,赵东还是看了一眼叶子青。

令他惊讶的是,叶子青竟然乖巧地坐在秦羽身边。

毫无疑问,秦羽是坐在宝座上的!

赵东很清楚叶子青是个坚强的女人。

如果秦羽真的只是一张小小的白脸,那么叶子青绝对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但是叶子青现在的表现,以及她眼中的温柔抚摸,是赵东从来没有见过的。

正因为如此,赵东终于带着一些疑惑走向了会议桌。

“秦宇先生,对吗?很高兴见到你。”

赵东又狡猾地笑了。

秦羽没有抬头看他,只是淡淡地说,“我听说赵东不想和秦鼎在国际上合作?”

赵东的脸色微微一沉。

对方的态度让他不舒服。

“秦先生,我对你一无所知,所以我无意冒犯,公事公办,恐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和叶总不想把自己的利益输给对方,所以这次不能合作,并不代表下次……”

没等赵东说完,秦羽直接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缓缓抬起头。

“你说得对。我对商业问题了解不多,所以我认为问题会更简单。”

秦羽的嘴角渐渐露出一丝冰冷的微笑:“那么,赵东,你只需要简单地告诉我,你不同意合作,是吗?”

赵东显然没想到秦羽会这么生硬地打断自己。

周围有这么多人看着他,他的脸容不下。

“这就是它的意思!”

听到赵东的回答,秦雨笑了。

然后,他微微点头:“我说,我看问题很简单,所以在我心里,不是伙伴,是敌人。”

赵东皱了皱眉:“秦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是!”

秦羽甚至没有看董昭一眼。

赵东,另一方面,看起来很冷,说:“我可以把你的话作为威胁吗?”

“当然!”秦羽耸了耸肩:“这是威胁!”

“哈哈哈!”

赵东生气地笑了笑:“我想看看叶宗相这个人有什么不寻常的。现在看来,他只是一个知识贫乏的年轻人。想不到,叶的整体眼光还真是独到啊”

赵东一挥手,打算带人走。

但就在这时,走廊外面又传来一阵骚动。

很快,一个将近60岁的又高又直的男人第一个冲进了房间,后面跟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矮胖男人!

赵东本来已经向门口走去了,但是看到这个挺拔的男人后,他立刻大吃一惊!

包括他身后的人,也惊讶地看着他面前的这个人。

“方,呢?!你为什么在这里?”

叶子青也不小心看了看门的方向。

当然,她也认识刚才冲进来的那个人,但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说到这个人,在天海很少有人不认识他。

金!

天海市人,曾经赤手空拳在天海市打出了一个天地,30岁的他用拳头在天海市打出了名气。

金不仅擅长手脚,而且他的头脑也不可低估。

有了一定的地位之后,金出人意料地选择了迅速退休,开始创业。

金利用各种资源,事半功倍。在短短十年间,他成立了金文集团。

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金文集团涉足了许多行业,基本上成为了天海市的绝对领导者。

即使在中国,金文集团也是众所周知的。

与此同时,金年轻时创办的晋阳学会也在悄然发展。

因此,金手中不仅握有大量的财富,而且拥有许多人所畏惧的力量。

黑白全能,金做到了极致。

而这个金就是秦羽以前见过的方若瑄的父亲!

此时,金出现在这里,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金甚至没有看向迎接他的赵东,而是把他推开了。

金虽然已经快60岁了,但是毕竟年轻的时候,他们用自己的力量战斗过,而现在他们的力量已经不能和普通人相比了。

这一推之下,赵东直接倒在了地上。

然而,赵东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

只是让赵董更疑惑的是,此时的金脸上满是汗水,眼神却是相交的。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对金这样的身份如此恐慌。

但是当他困惑的时候,他面前的场景几乎让他大吃一惊!

金看到一路小跑,跑到秦羽身边,脸上明显带着歉意。

“秦先生,我没打扰你吧?”

这句话,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连叶子青也惊讶地看着秦羽。

金是谁?

对任何人来说,文房·金灿表现得足够冷静。

一些世界知名的人物来时会拜访金。

但是,这个强势而霸道的人竟然对秦羽说话这么客气?

它不仅有礼貌,而且很谦逊!

一时间,就算这些人再怎么没脑子,也觉得秦羽的身份似乎真的不寻常。

赵东已经开始有点担心了。

面对金的提醒,秦羽倒是露出一副淡然的表情:“有什么事吗?”

金看出了秦羽的不快:“秦先生,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在联系你,但是我联系不上你。我没办法。我只能跟踪你的行踪,到这里来道歉。”

道歉。!

金向一个年轻人道歉?

这是什么?

不是做梦吧?

然而,秦羽斩钉截铁地说,“你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道歉?”

金显然很紧张:“我的小女儿昨天让秦先生心烦。当然,我想道歉。”

秦羽用手示意:“我没有小女孩那么博学。此外,我没有不开心,但我真正不开心的是,我担心,生个女儿。”

金一阵尴尬。

事实上,方若萱昨天回家后一整晚都在发脾气。

难怪对金宠爱有加,又有家室,再加上方的身份地位,所以方若萱这辈子还真的没有吃过苦头。

看着秦羽的态度,金也有点放心了,至少秦羽没有责怪他。

冷静下来的这才注意到金房间里的一幕。

“秦先生是在谈生意吗?”

金眼睛一亮,忽然觉得这可能是和秦羽套近乎的机会。

秦羽微微点头:“会谈并不顺利。”

金愣了一会儿,立刻明白了秦裕的意思:“秦先生和这个秦鼎集团有交情?”

“我女人的公司。”

秦羽指着叶子青:“让我介绍我的未婚妻叶子青。”

金嘴角抽动了一下。

我不怪他不自然。毕竟,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秦羽!

于是,叶子青自然成了方若萱在他眼中的对手。

然而,这是一种友好的竞争关系。

金并不傻,既然秦羽是这么介绍的,两人的关系就很密切,如果敢动什么歪脑筋...

那就是去死!

因此,文房·金灿只有想办法让方汝轩和叶子青和平相处,而不是对付叶子青。

“原来是叶小姐!见到你真高兴!叶灿小姐年轻时就控制了这么大的公司,这真是令人钦佩。我的天海的确充满了人才!”

金立刻露出了一个豁达的笑容。

而叶子青是完全愚蠢的。

要说地位,她真的没有达到金的水平。

甚至可以说,差别不止一两个层次。

现在对她金的这种态度,表示屈尊来统治并不过分。

这也让叶子青感到受宠若惊。

“方先生弄错了。仍然是方先生想说的市的门面。”

叶子青的话是奉承的,但也是真实的。

金哈哈大笑:“我老了!在未来,世界将属于年轻人。我的老骨头还能支撑多少年?”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方先生正处于壮年,而集团也正在崛起的过程中。如果紫青此生的成就能达到方先生的一半,那就足以自豪了。”

随着两人的寒暄,金也渐渐转向了秦雨身旁。

"秦先生,我想知道商务谈判是否进展顺利?"

金头脑很清楚。

与叶子青保持良好的关系也是接近秦羽的最终目标。

而简单地通过两句话,金也知道,在场能够做主的人,就是秦羽!

秦羽笑了:“看来不太顺利。”

“哦?”

听了的话,金突然扬起了眉毛,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刚刚被他推倒在地的赵东。“你拒绝了秦先生吗?”

赵东被金凌厉的眼神吓得一哆嗦!

他刚才可能有些傲慢,因为很明显,叶子青没有太深的背景。

但现在不同了。

他可以看出,跟秦羽的金交情很好。

甚至可以说金是在讨好秦羽!

嗯,我的情况...

赵东干笑了一声:“方先生,我们其实...还没说完呢!”

此时此刻,就算借赵东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面前拒绝秦羽的金。

但另一方面,秦羽说会谈进展不顺利,他无法反驳。

因此,他只能说还没有结束。

金嘶嘶地说,“我们还能谈什么?如果秦先生有什么要求,你会满意的!”

这充满了欺凌。

但是没办法,说这个人叫金。

人家有资本。

赵东的脸上一片空白:“但是,方师傅,这件事……”

“有问题吗?”

金眉头一挑,那儿子立即透露道:“你叫什么来着?”

“回爷身边!我叫赵汉生。两年前,在慈善晚宴拍卖会上,我们见过一次面。”

赵东很快成了朋友。

但是金没有给他任何面子:“我不记得了!我对小鱼小虾的印象从来都不是很深。”

赵汉生很尴尬。

但是该说什么。

在金面前,自己还真是小鱼小虾。

金继续说,“你经营什么公司?”

“叶放,春生贸易公司是我的……”

此时赵汉生已经站了起来,迅速拿出一张名片,双手恭敬地递给金:“这是我的名片。”

金没有回答。

他身后的黑衣人走上前,不经意地接过名片,放进口袋。同时,他冷冷地说,“有太多的人想了解叶放。叶放自己从来不拿名片。”

赵汉生迅速道歉:“理解,理解。”

金显然更习惯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只是对秦羽那种态度,基本没在他身上见过。

“春生贸易...哪个区?”

赵汉生连忙答道:“新海区。”

"哦"

金想了一下,突然眼睛亮了起来:“东海集团旗下?”

“是的,是的,是的!”

赵汉生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

金又问:“你和许江一起吃饭吗?”

赵汉生说,“是的!徐东是我姐夫!我一直负责东海集团的贸易业务。”

“我明白了。”

金又看了看他:“照我说的做。如有任何问题,请让徐强知道。我们同意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赵汉生还真不敢违抗的金。

金的做法相当明确,他是给秦羽的。

敢拒绝吗?

不要死?

赵汉生想了一下,金既然开口了,就算有什么不满,也找不到自己的头。

至于秦的1000万元...

哼!

他还敢兴师问罪吗?

让老子得罪了这么一个佛,老子不找他麻烦就好。

想了想,赵汉生像打了鸡血似的猛点头:“我知道!别担心!方大师!”

此时,赵汉生看了看秦裕,又看了看叶子青,露出了一种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傲慢态度:“秦先生,叶先生,您对刚才提到的供应问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叶子青立即明白这是一个机会。

现在她可以在商务谈判中完全主动了。

“当然!”

叶子青笑了笑:“我们三天前就已经谈好了价格,但是这个价格和我们公司以前支付的价格相差很大。因此,我希望赵东能毫无困难地再降价30%。不知赵东有何高见?”

赵汉生身体一颤。

百分之三十!

这相当于他们的公司完全白搭!

这个女人真的不给自己任何利润!

他忘记了他只是给了叶子青同样的条件。

“叶总,30%的价格……”

赵汉生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

而这时,却冷冷地哼了一声:“看你的小家子气!那不是30%的价格吗?如果你挣得少了,你会饿死吗?”

赵汉生又是一抖。

这显然比他想象中的金还要霸道。

他也不敢说什么,赶紧点点头:“好的!一切都将按照叶将军的意愿去做!”

叶子青也冷笑道,“赵东,这不是很难吗?”

“当然不会!”

赵汉生直起身来:“与叶总合作是赵某的荣幸!”

叶子青也心满意足地笑了。

这个价格比她以前支付的价格低!

然而,她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秦羽的关系,赵汉生是不会接受这样的条件的。

“秦羽,你怎么看?”

既然秦羽在这里,叶子青就不会自己做决定了。

她想听听秦羽的意思。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羽身上。

他们都知道,现在秦羽才是真正能够做主的人。

说不客气,秦羽现在是给赵汉生白了原料,赵汉生未必不敢答应。

因为如果赵汉生不答应,金会教他如何答应!

秦羽慢慢抬起头,看着赵汉生,赵汉生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突然,他轻轻地说了两个字:“很晚了。”

赵汉生愣了一下:“秦先生,你什么意思?”

在的另一边,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精明的他似乎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我看见他悄悄地向他的几个人摆了一个手势。

秦羽叹了口气:“我记得十分钟前,我说过,要么合作,要么敌对。”

赵汉生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他记得。

此外,他仍然记得他嘲笑秦羽是一个无知的年轻人。

想到这,赵汉生总算挤出了一点笑容:“秦先生,我刚才糊涂了。如果你不记得小人,不要和我争论。此外,叶也同意与我们公司合作。那么我们现在是...合伙人。”

秦羽微微摇头:“所以我说...很晚了!”

突然,秦羽的眼睛被定住了,瞬间产生了一种压抑的感觉:“因为你刚刚选择了做我的敌人。”

赵汉生微微颤抖,眼睛瞥了眼一旁的金。

当他看到这个时,他吓得几乎坐在地上。

因为金此时也在看着他。

和...

面色冰冷!

眼睛就像在看死人!

“所以,恐怕我们很难走到一起。”

秦羽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赵汉生非常焦急:“秦先生,您……”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金勃然大怒!

“拔出来!把他的腿拿开,然后通知徐强去领人!”

金不是一个心肠软的人。

早在刚才,他就看出秦羽对赵汉生不太满意,所以他提前为那些负责人做了准备。

而就在秦羽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金甚至没有犹豫,直接让他赵汉生拿下!

不得不说,金的表现确实让秦羽挑不出任何问题。

但是叶子青显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

虽然她听说过金的历史,她也知道金阳俱乐部已经存在。

然而,在前一次与金的谈话中,觉得这位老人很温柔。

然而,现在她意识到许多事情不仅仅是表面的。

看着赵汉生被两个壮汉硬生生拖了出来,同时外面传来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叶子青吓得脸色有些苍白。

但秦羽只是拍拍她:“别害怕,我在这里。”

叶子青突然感到一种安全感。

事实上,叶子青对刚才与赵汉生讨论的条件相当满意。

现在,叶子青明白了秦羽是在为她说话。

原因是赵汉生刚刚对她说了那句侮辱性的话。

想到这一点,叶子青的恐惧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感动。

秦羽回来后,她真的没必要这么累。

这时也凑过来说:“秦先生,您放心,从今天起,赵汉生不会再出现在了。”

秦羽微微点头。

不到十分钟后,外面的惨叫声终于停止了,也不知道赵汉生是死是活。

但是很快,一个中年人气喘吁吁地跑进了会议室。

“方师傅!”

那中年人看到文房·金,立即跪拜,面露惊恐:“汉森惹你了吗?”

金看着他冷哼一声:“徐东,生意可大了!恐怕天海市管不住你,连我姐夫都可以这么疯狂?”

这是徐江。

徐强连忙摇头:“不,不!在天海,只有你的主人是天空!我可以吃一口,这是叶放的奖励!我哪里敢做大?”

金仍然没有好脸色:“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可以自己做!”

徐强翻着白眼,突然沉声说道:“赵汉生在哪里?!”

“就在隔壁。”

金也很聪明:“叶总是藏着血。咱们隔壁谈吧!”

说着,金向秦羽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会议室。

徐强也急忙跟了上去。

这时,隔壁也传来几个人对话的声音。

先是一声尖叫:“姐夫!救救我!”

徐强的声音也传来:“你废物!连叶放都敢招惹?你厌倦生活了吗?如果你想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死去。不要给我带来麻烦!”

然后,就是一记挠人的耳光。

接着是赵汉生的求饶。

接下来,许江大概了解了情况,后来他们谈了些什么,秦羽没有听到。

“秦宇,你怎么认识方先生的?”

叶子青非常好奇。

这不仅仅是理解的问题。金现在显然是在讨好秦羽。

恐怕没有多少人能让金把他的姿态摆得这么低。

即使在叶子青的认知中,也不应该有!

秦羽斩钉截铁地说:“是一个朋友介绍的。”

叶子青听出秦羽似乎不想多说,就不问。

过了一会儿,带着许江回来了。

徐强也知道了秦羽和叶子青的身份,急忙上前陪笑说:“叶总,秦先生,我的小舅子给你添麻烦了,真对不起!”

叶紫温和地笑着说:“徐东很有礼貌。这只是一个误会。”

其实也知道徐强,按说徐强的身价比她高很多,但是现在金明显是站在他这边的,那就不会怯场了。

徐强仍然说道:“放心吧,你们两个,我绝对会让他给你们解释的。刚才方大人说要打断他的手脚,扔出天海城。我不会有任何意见。我想知道你对结果是否满意?”

这并不是说徐强残忍。

与其和赵汉生一起死,还不如留下我姐夫来救自己!

再说,赵汉生自找的。他别无选择,只能帮忙。

叶子青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秦羽。

秦羽沉思了一会儿,淡淡地说:“我为什么要关心一个废物的未来?”

徐强能混到这个位置,自然不是傻子,马上就听出了秦羽话中的弦外之音。

“我明白了!明白了!”

徐强搓着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听说贵公司目前需要寻找一个供货渠道。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公司将无条件供应秦鼎集团所需的原材料,为期五年!”

叶子青瞪大了眼睛!

无条件五年?

这不是免费的礼物吗?

问题是,五年!

它需要多少材料?

它值多少钱?

这完全超出了叶子青的想象。

但是秦羽没有说话。

徐强确实为他感到恐惧。虽然他不知道秦羽的真实身份,但他知道自己不会被那些能让如此重视他的人激怒。

“如果我们认为五年太短,我们可以延长它……”

徐强的心几乎在流血。

虽然他说的似乎很轻松,但他心里很清楚,钱肯定不小。

他只是勉强做到了。

但是没有办法,与生活相比,钱并不太重要。

秦羽慢慢抬起头:“我对生意不太了解,只是和子谈谈。”

徐强立刻看着叶子青:“叶总,我们非常真诚的与贵公司合作。这样,我们将把免费供应原材料的期限延长到八年。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感觉很好!

叶子青的心中充满了幸福!

八年的免费原材料,这意味着该公司的产品在未来将没有成本!

如果这笔钱存起来,她可以有更多的资金来扩大公司,让它达到一个新的水平!

不过,表面上看,叶子青表现得相当镇定:“我能感觉到徐东的诚意。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徐强瞬间松了口气,脸上终于出现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徐强从谈判中得到了多大的好处呢!

“叶先生,合作愉快!”

当徐强离开的时候,叶子青的笑容并没有散去。

自从秦羽到来后,整个节奏完全变了。

秦鼎国际面临的困境在瞬间被解决了,叶子青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同时,叶子青也感到了一种满足感。

这就是你看到的那个人!

&gt。&gt。&gt。&gt。这篇文章的全文在网上阅读。& lt& 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