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抢来的军婚 儿子想上我 晚饭后

恋爱部落 5584℃

作者有话要说:

好吧,你们...今天把我所有的夜晚都炸了...

安的评论很长。好的,我们暂时把它归类为长注释。人们在月夜送这么多东西怎么正常?

那天晚上还有一个很长的评论,这让我不得不发了。

我在这里安慰安年轻脆弱的心灵...呃...我流着泪跑了,手表拦住了我...~!

[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明天有一天的课,所以我需要把更新推迟到下午4: 00左右…大家不必太早来看。因为米优……]坐在一边。阳光在他眼里刺眼。他抬起手遮住眼睛,低下头,静静地坐着。

千叶左右看了一会儿,仔细看了看岳琉,良久,才慢慢磨蹭,“岳琉,你知道二十一世纪吗?”

眉毛一挑,在试探我是不是也通过了?笑着摇摇头,“21世纪?那是什么?”

“哦。所以你不知道。”看来她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人,不能穿越,所以主角还是他自己,想到这里,千叶悠悠松了口气,不过,这他琉音长的太危险了。刚才,阳光照耀着她,她甚至看着自己。对她自己来说,她太危险了。好像跟踪部和病人的脚用不同的眼神看着她。她的眼睛充满了敌意,这让他失去了一些笑容。她真的很天真,甚至是一个无法隐藏自己想法的人。我应该说你可爱还是贫穷?

“听说你以前是有耐心的女朋友?但是他甩了他?”

“哦?你相信吗?”嘲弄的微笑。为什么要加上“之前”和“甩了”?

“只是不知道问你。”

懒洋洋的站起来,拍拍她的衣服。我没看她。“那样的话,你不需要知道。”

“你……”千叶咬牙切齿地看着岳琉和尹等人离开了。这个女人不仅令人讨厌,而且太傲慢……她咬着嘴唇,恶意地笑了笑。这个根本无法与自己相比的女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午休时间-

来自青雪、李海大学和宾迪的人们聚集在餐厅用餐,千叶则在房间里悠闲地打扮了一番,满意地下楼。当我看到每个人时,我甜蜜的笑容立刻跳到了我的嘴角。只有在他们面前,我才觉得自己像个公主。

“吴京兄弟,你的冰皇的经理在哪里?”

“你想让她在房间里做什么?”

“阿拉,她为什么这么慢?每个人都在等她,”转过头来看到隔壁的手冢国光和两座冰山边上的真田弦一郎的确皱起了眉头。事实上,谁让她这么慢?礼貌是最基本的。

“对不起,刚才有些事情我迟到了,大家已经等了这么久了……”淡淡的微笑,适当的礼貌,自然不会因为迟到而尴尬,好像这是一种自然的礼节。自然,没有人会继续责怪她,斤斤计较会显得不合理。千叶游也没说什么。毕竟,她不想让自己在王子面前的形象变坏。

忍着脚有些不明白,她说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说她不是凤镜悦,而是那些优雅的动作,还有那些气质,普通人能有吗?更重要的是,她所谓的家庭成员和同伴自然也不是普通人。你有越来越多的谜语。岳琉尹不再犹豫。两天前做出的决定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对了,何琉生,你以前真的没有忍受够女朋友吗?我看过这些照片,它们确实非常相似!”

迹部皱了皱眉头,这千叶悠悠今天是什么疯事,似乎一直在顶撞岳。

抬头看着千叶,你今天不愿意问结果吗?还是你想看我出丑?今天,我心情不好。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打太极。“你为什么这么好奇?”

她歪着头想,“只是问问。”

眉毛一挑,“刚才问了两次?我再说一遍,不管是不是和你无关。我只是我自己。”他站起来说,“对不起,我吃饱了。请慢慢来。”

站在别墅的屋顶上,看着天空,你为什么突然跑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在这里,它离天空最近."

我很震惊,真的了解我。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喜欢看天空。显然我生活在天空,为什么我仍然喜欢看它?

“是的,没关系,但是我最近有点不舒服。我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我希望我已经担心得太多了。”

迹部上前欺负握她的手,一个人为什么要背着这么多,即使冷静下来也会这么不安。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

“我带你回房间。”

“好……”他低下头,跟着他进去了。

第二天,当我走下楼梯时,我终于明白了昨天的不安并非没有原因。站在大厅里,除了像往常一样熟悉它的所有人之外,还有一个额外苗条的身影。在他转过头的那一刻,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封存了这么久的记忆终于在冯景岳的潜在记忆中出现了。在他看到冯婧的那一夜,所有人都回到了笼子里...抚摸着他的额头,慢慢回忆,脑海里充满了照片,仿佛它们要爆炸了。一个人怎么能记得第三代呢?太痛苦了。

凤镜夜依然站在那里,表情未变,只是握紧的拳头透露出了他的焦虑,这个妹妹两年前失踪了,竟然回来了,要不是有足够的耐心亲自打电话告诉自己,自己还是不敢相信,“镜他,跟我回去。如果没有耐心地告诉我,你会躲多久?”我怎么能接受这个我从小保护的妹妹的突然离去呢?想到这里,凤镜夜一直都是冷冷的语气,已经多了一点怒气。

寻人部见岳脸色不对,忙上前问道:“岳,怎么了?”

边上的病人足够呆呆地看着脸色苍白的他,原来,她真的是凤镜他,否则,看到凤镜夜的瞬间不会出现那样的表情,你是真的,骗我很惨,凤镜他,果然是要报复吗?

抓住追踪部门的手就像抓住最后一缕救赎之光。他苍白的脸清晰地刻在这个地方的一些人的眼睛里。他脑子里有三种记忆在不停地循环。岳琉斯、冯景岳和拉斐尔的记忆交织在一起。他的头快要裂开了。“吴京,带我离开这里。恳求...很疼。”

听到她痛苦的哭声,特蕾西惊慌失措。她把岳抱在怀里,打算回自己的房间,让她好好安静一下。她现在似乎很痛苦。发生什么事了?看到他,你会很脆弱。(其实,这孩子你误会了啊啊~!)

“迹部景吾,请把我妹妹给我。”凤镜夜面无表情的说道。

“凤静夜,让开,你没看见她这么痛苦吗?”

“那我应该带她回去。”

一只白皙的手突然轻轻抬起,他琉声抬起头,目光中的MoMo,没有一丝情感,“两年前他死了,你姐姐,已经死了。我现在只是岳琉。吴京,离开这里。”痕迹司没有理会凤镜夜等人,打横抱起他直接走上楼梯。

“忍够了,景岳怎么变成这样了?”推了推眼镜,转过头问宁祖。

忍够了苦笑,“我比你更想知道。然而,她突然回来,忘记了一切,无缘无故地否认了一切。我曾经怀疑过,为什么风景月和月琉在明天不同的时候会如此相似。”

冯京没有在夜里说话,而是深深地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两年前,他们不辞而别。两年后,突然出现了。景悦,你怎么了?明明过去很安静,明明很内向,明明很单纯,明明很依赖自己。但是你刚才的眼神很冷...

被轻轻放在床上后,岳的脸色依然苍白。然而,他的眼睛又恢复了清澈明亮。所有的记忆都已被整理出来,不再混乱。我想为自己哀悼。两代人的记忆已经够混乱了。现在有了很长的记忆。如果我早点知道,我会把它永远封存起来。叹了口气,才抬起头,看到了迹部焦急的眼神,“谢谢你,至少到目前为止,你还站在我这边,还没有。吴京,你想听听冯景岳的故事吗?”

“如果你说出来会更好。”

点点头,“我想对你说,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故事……”不管外面有多混乱,不管每个人的思想有多混乱,都是今天的事情。现在,在野田的房间里,只有岳和纪在讲很久以前那个单纯而又愚蠢的女孩冯景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