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黑人的交换经历口述_顶到宫口撑到极致

情感攻略 53704℃

说着,苏秀琴的脸微微变红,仿佛做出这个决定使她非常坚定。

她记得丈夫陈大年白天告诉她的话。今晚她可以先看看陈叔叔的首都。

虽然陈叔叔是个老人,但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

苏秀琴安慰自己,低下了头。

但当她低下头时,她看到了陈先生高耸的帐篷,并不时敲门。似乎有活的怪物藏在下面。

她的头脑一片空白,她情不自禁伸出小手指点燃了它。

嘘!

一切都是猝不及防。当苏秀琴略带凉意的手指被指着帐篷的尖端时,陈不由得喘着气。很难压制的愤怒立刻爆发了,有一种打开闸门的巨大趋势。

甚至,老陈还想保持冷静,准备把苏秀琴拖进房间里的大床上。他必须先表演,然后再表演。

幸运的是,在关键时刻,陈大年不苟言笑的大脸浮现在脑海,结束了他疯狂的想法。

毕竟,和一辈子躺在床上的痛苦相比,暂时不值得去想它。

再说,我也不能肯定楚扬华现在就在路上。

只要你今天把这娘们搞定,当陈大年开口的时候,苏秀琴这丫头就得听别人的摆布,你可不能丢一文钱又丢一英镑。

弄清了问题的症结后,陈先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抑制住了怒火。

陈陈叔叔,我不是故意的!苏秀琴被他的行为吓了一跳,脸红了。

没关系,你进来坐下。陈拉着她的手进了院子,提着门。

感受着苏秀琴小手肌肤细腻光滑的感觉,陈感觉好多了。

虽然我现在不能认真对待这个女孩,但过了瘾还是挺好的,就像楚扬华来之前的准备工作一样。

想到后来随便找了个借口让苏秀琴呆在外面,自己和楚扬华在房间里翻云覆雨,这种前所未有的新鲜和刺激,差点让陈当场笑出声来。

在等了楚扬华之后,陈大年答应苏秀琴去玩几次,然后一起给楚扬华打电话,一个成熟的美女,一个那么简单,到时候起床第一个就乐了,连神仙都会羡慕自己。

这么一想,老陈的心思尤其飞扬,在给苏秀琴倒了一杯茶之后,坐在她身边的老兵不由自主地趴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苏秀琴身体一哆嗦,本能地想要挣脱魔掌。

别动,我看看你的内伤有多严重!陈先生并没有惊慌,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

目前,陈大年严明纪律的弊端暴露无遗!

苏秀琴一听,立刻坐直了身子,像一个认真听讲的好学生,让老陈那皱巴巴的老皮走在他的腿上。

一种刺痛和发痒的感觉从我的心里荡漾开来。苏秀琴脸上露出了一种非常愉快的表情,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她笑着称赞陈高超的医术,并说她感到很舒服。

陈先生很高兴,没有说话。手掌摸索的规则变得越来越厚颜无耻。

反正陈大年现在不在家,他也没有把苏秀琴当回事。他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

突然,苏秀琴羞涩地看着陈老刀:陈叔叔,我们上次还没开始呢,要不要继续?

苏秀琴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

唐珂

陈先生在他两条又圆又滑的大腿上使劲摸索着。听到这句话,他立刻满脸通红,咳嗽不止。

他知道,如果他之前没有做过楚扬华,对于这个女孩动了真格的,陈大年绝不会放过自己。

到嘴里的肉不吃白不吃,而苏秀琴这丫头这细皮嫩肉,可不是普通女人的肉。

反正现在也不知道楚扬华什么时候到了,还不如拿这小妮子做开胃菜。

陈先生的眼睛转了又转。突然,他的目光落在苏秀琴的白脚踝上,他的食指立刻动了起来。

苏秀琴讲完后,假装想了想说:“昨天的治疗需要时间。有一阵子,我不能用那种方法。我先帮你从外筋和经络上治疗。”

嗯!

在陈大年的要求下,苏秀琴狠狠的点了点头。

陈先生蹲下身子,抬起小伙子的白藕似的小腿,把他的小脚抱在怀里,揉着她的白脚踝咽口水。

这么漂亮的一双小脚真的让她多走了两步。老陈都感到非常苦恼。

他的手微微颤抖,他脱下鞋子,脱下白袜子。

顿时一双晶莹剔透的脚趾头就出现了,据说就像白玉珠一样的玉足,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昨天苏秀琴的身体在陈的脑海里并没有太多的秘密,但只有细细品味其中的一部分,才能清晰地感受到,这才是真正的一个精彩的创作。

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都彰显完美。

陈先生咽了口唾沫,忍不住拿起一只小脚,把一个玉指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良好的

一阵轻微的刺痛传来,使得苏秀琴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但却没有挣脱的念头。

尽管陈数的举动非常奇怪,但他认为自己曾经是县城里的一名大医生,并推测这可能是一种治疗内伤的先进方法。

此外,这种轻微的刺痛,伴随着一种清脆的瘙痒,并没有让她感到任何不舒服,而是享受它。

老陈看了一眼苏秀琴的反应,暗道这妮子真的很纯洁很可怕,简直就像普通的美味佳肴。大嘴在她白色的脚上的每一部分都留下了晶莹的印记。

这种感觉让老陈莫名其妙地满足了,仿佛这些印记的存在,仿佛宣告着他对苏秀琴的占有。

甚至,他忍不住想

当楚扬花完成后,她必须处处在苏秀琴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这样她才能完全属于自己。

越想越激动,老陈毅的大嘴巴忙得更厉害了,连苏秀琴的脚趾缝都没有放过。

直到他口干舌燥,再也不能分泌唾液时,他才让苏秀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掉,然后摔断了嘴。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怪异的心理,在苏秀琴的小脚上有些辗转反侧之后,他嘴里的水变得香甜起来,如果他能用这些小脚泡在水里喝的话

陈先生摸了摸干瘪的下巴,笑得更厉害了。

陈叔叔,今晚你能来陪我吗?苏秀琴红着脸羞涩地问道。

老陈眼珠一转,想起了他的计划。

反正这么晚了,楚扬华估计不会来了,你为什么不答应苏秀琴,就算嘴里吃不下,也能满足我的渴望!

嗯,陈叔叔今晚会陪你。

真的吗?谢谢你,陈叔叔!苏秀琴开心地笑了笑,催促陈穿上鞋袜离开。

现在外面天快黑了,老陈叶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

但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大门被推开了,楚扬华风情万种的走了进来,正好与两人对视。

你被治疗了吗?我打扰你了吗?楚华阳咧嘴一笑:你没忘记昨天的协议吗?

老陈一敦连忙摇头:我还没忘记,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陈叔叔,我们走吧,天快黑了

苏秀琴可怜兮兮的话让老陈又头疼了。唉,楚扬华为什么不早来或晚来,就在他想赢苏秀琴的时候?

楚华阳看了一眼苏秀琴:她怎么样?

没什么?

在权衡之下,陈先生仍然抑制住自己疯狂的想法,和蔼地对苏秀琴笑了笑:“你先回家吧。我有东西要找你的华阳阿姨。”

当诺言被推翻时,苏秀琴失望地沉下了脸。但是良好的教养没有让她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委屈地回家了。

哼,我还以为你想让老牛吃嫩草呢。楚扬华斜睨了他一眼,带着万千风情。

此刻,蔡晨发现楚扬华今天竟然穿着一条带吊带的裙子!细吊带兜着她挺翘的丰满,雪白的腿被黑色丝袜包裹着!

这种照片真的太令人激动了!

老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个女人连内裤都没穿,小豆豆的形状呼之欲出,看得出来,楚扬华有多兴奋!

快点,我得回家睡觉了。陈娇看着他,洁白的手指在他胸前,小心翼翼地画了一个圈。

老陈的呼吸瞬间沉重了许多,看着楚扬华的眼神更加炽热。

此刻楚扬华对两人的目的心知肚明,不是苏丽珂·秀琴,什么都不明白。

老陈直接把楚扬华按在按摩床上,楚扬华呻吟着,但也很配合地搂住老陈。

昨天我的小内裤在哪里?楚华阳眼角含春:你看了小内裤,想我了吗?

这只小小的波蹄真的能戳到他的兴奋!陈先生受不了。他直接脱掉了衣服。他的高昂精神使楚华阳看得直不起腰来。

亲爱的,这是如此之大,陈受益匪浅楚华阳的无意识的钦佩。他不自觉地站了起来,继续显示他的高昂情绪。

楚华阳也很喜欢。老人无用的浪费不能每次都满足他自己,这使人生气。

但现在看来,我们终于可以满意了!

陈先生的手贴着她的身体仔细地揉捏着。穴位刺激后,楚华阳更加兴奋了。扭腰的魅力无比迷人,极具挑逗性。

该死。陈暗骂一声,他觉得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了!

正当他准备欣赏楚阳的花时,又传来敲门声!

好事一次次被打断,饶是如此好脾气的老陈也忍不住骂娘。

他的语气不好:谁啊!

我,陈大年。陈大年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老陈这才眉头舒展,提裤子准备开门。

楚扬华也赶紧收拾好衣服,拍了拍他通红的脸,坐在了床上。

门开了之后,陈大年笑着说:“你为什么开得这么慢?”

这时他才注意到陈的装束,上身只露了一条大裤衩,疑惑地问:"你要睡觉吗?"

啊,和你的协议快完成了。陈先生恶狠狠地说:你打断了结果!

陈大年惊呆了。他忍不住往诊所里看:楚华阳在吗?

就在里面,走几步路就到了。老陈美生气地翻了个白眼。

啊,陈大年不怀好意地笑了:真对不起。

你好,丹尼安。楚扬华走了出来,红红的脸立刻引起了陈大年的注意。

陈大年知道他们两个刚刚做了什么,开玩笑说:“哦,姐姐,你为什么脸这么红?

啊,楚华阳尴尬地笑了笑:我只是找陈先生按摩。

陈大年突然意识到自己看起来像个战士。

好吧,别说那么多废话。陈先生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你今天不是去城里了吗?为什么你现在回来了?

这件事提前完成了,所以我回来了。陈大年耸耸肩:否则,住酒店要花很多钱。

好吧,别胡说八道。秀琴害怕黑暗。现在她害怕一个人在家。快回家。

言下之意是,不要打扰我!

陈大年知道了,对陈先生咧嘴一笑:那我走了。再见,我的妹妹!

楚扬华也挥了挥手,见陈大年走远了,老陈出了门,正准备继续刚才的话。

让我们说再见。楚扬华皱了皱眉头,拒绝了陈大年很精明的说法。如果他注意到我们被搞混了,并把它传播到每个地方呢?

他什么也不会说。再说,和你睡觉也是他的意见,你怎么能到处胡说八道呢?

陈先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兴致勃勃,准备出发。但楚扬华并不感兴趣,整理完衣服后想离开。

不要啊,听起来很高兴,你看这老陈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的僵硬,楚扬花的视线也移到了上面,脸上又有点羞红。

陈看完戏,扯下裤衩,皱着脸说:“妹妹,我在这里真的很可怜,求你救救我!

楚扬华不是一个好男人和一个好女人,滑腻的小手直接缠了上来,老陈顿时心神飞扬,舒服的向天上飞去!

楚扬华帮老陈出去,擦擦手就要回去。这一次老陈叶并没有阻止他。微笑着道别后,他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毕竟,用力过猛是不好的。弊大于利是容易的。

有松有紧,有张弛有度,是混战场的兵法之王!

晚上走在路上,我无法停止回忆我刚才的感受。虽然他没有去本垒板,但他的手的味道是美妙的。

心情好的时候,桑晨先生一曲,拿出楚洋花的小内裤,吸了一口。

依然充满风骚精神!

陈先生回到家躺在床上,心情很好,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像往常一样,我进行了一系列体育锻炼,甚至练了一会儿太极。

今天,今天一定是楚扬华那个骚女人赢了!

陈先生已经安排好下午陈彪去下一个村子开会,晚上12点以前绝对不会回来。

那时,家里只有楚扬华一个人,空空寂寞冷,安慰她,不是跟着吗?

到时候,这肯定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赢得她的身心,然后我们才能继续。